任祖伊——一生至诚献“三农” 大爱无疆“禽郎中”

[日期: 2019-05-27 ] [点击数: 48 ] 来源: 校友网 作者:

  任祖伊,1936出生,汉族,浙江东阳人。1954年毕业于金华农校。余姚市禽病防治研究所创始人,先后完成科研成果14项,获得科技进步奖33次,其中省部级11次,科技成果应用推广覆盖全国1400多个县市,为社会挽回经济损失20多亿元。编著出版禽病防治实用技术专著9本,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科普文章150余篇。被聘为世界禽病学会会员、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禽病学会分会理事,先后出席了第十~十五届世界禽病大会。为全国劳动模范、首批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商业特级劳动模范、全国星火科技先进工作者、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省(市)劳动模范、省优秀共产党员、首届感动余姚新闻人物、余姚市三十年改革开放风云人物称号等多项荣誉,先后当选全国八届人大代表、中共浙江省和宁波市第八次及第七次党代会代表,宁波市第十一~十三届人大代表,余姚市第四~十四届人大代表。他所领导的禽防所先后被授予全国农技推广先进单位、浙江省模范集体、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模范职工小家等荣誉称号。2006年7月成立的任祖伊同志先进事迹陈列室被命名为“余姚市关工委青少年德育基地”和“宁波市关心下一代校外教育阵地”,并被表彰为“余姚市‘十佳’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

  他,不懈专研,从16岁那年迈进金华农校开始,投身兽医事业60年,从一名普通兽医成长为全国兽医界的领军人物;他创办县级民营科研机构,累计为农民创造和挽回经济损失近30亿元。他,荣誉满身,1989年以来先后被评为全国劳模、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1993年当选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1996年被农业部晋升为“农技推广研究员”,2006年被科技部授予全国科技先进工作者……余姚市禽病防治研究所创始人、董事长任祖伊,让长三角一带农户牢牢记住他的,并非只是他身上耀眼的光环,更是他一生专注于禽防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老黄牛”精神。

  农民的难题就是他们的课题。    

  2010年4月以来,蛋鸭减蛋综合症在全国大范围爆发,传播异常迅速,波及范围广泛,仅在宁波地区就有500多万羽鸭子产蛋下降,养殖户损失达6000多万元,全国累计经济损失超过50亿元。禽防所科研人员敏锐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新病,经过与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等单位联合研究,最终确定这是由黄病毒引起的,并摸索出了中西药结合的防治方案,救治了宁波地区1375户养鸭户的260万羽产蛋鸭,挽回经济损失3700多万元,如今这一防治方法已在全国推广。当地养殖户说起任祖伊的诊治技术如数家珍,称赞他是“农民的福星,禽病的克星”。小鸭肝炎、小鹅瘟是养殖户们一大心病。为此,任祖伊跑了40多个村庄,遍访宁波地区的养殖户,解剖了数百只病鹅、病鸭,又翻阅大量国内外文献资料,终于成功研制出既可治疗又可免疫的小鹅瘟病免疫血清和小鸭瘟蛋黄抗体,这两项新技术在宁波地区推广后,使该地区的鹅瘟、鸭瘟发病率从2005年的17.7%下降到2011年的1.6%以下。相关论文发表后,引起业内瞩目并迅速推广。为了让农民用得起药、买得到好药,研究所还与有关药厂联手不断开发质优价廉的新药。“禽霍乱”、“鸭浆膜炎”、“大肠杆菌病”,鸡、鸭、鹅都会感染,死亡率高,一年四季都会发生。农民急,任祖伊和同事们更急!几年前,任祖伊和同事们便研发了治疗禽霍乱的“灭败灵”,每只鸡只需花几分钱;2010年他们又与相关药业公司共同研发了新药“肠泰”,治愈率达95%以上,每只鸭只需花五分钱便可治愈。2011年1月至2012年2月,他们为专业户提供“肠泰”10.3万包,对1304万羽病禽进行了治疗,为养殖户挽回经济损失2亿多元。据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余姚禽防所共为农户诊治畜禽病12250次,减少经济损失6亿元以上。前来求诊的,除了浙江,还有许多来自江苏、江西、安徽、福建、河北、山东等地的养殖户。

  只要热爱,就不会平凡!

  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的任祖伊,对“农”一直怀着深厚的感情。当年,他曾经想当一名拖拉机手,但为了支持家乡东阳的禽畜养殖业发展,他被保送到金华农校畜牧兽医专业读书,从此与禽畜病防治结下不解之缘。毕业后,任祖伊分配到余姚工作。1989年10月,他办起了家禽医院。为方便农民求医,任祖伊在火车站、汽车站的公用电话亭发放了一万多张名片;农民上门来求诊,所里也一定要递上联系名片。这类名片至今已发送了数万张,仅2011年就发放了2500多张。发放名片方便了农民,但麻烦了任祖伊。金华养鸭户施卫国讲了这样一件事:那年冬天,他坐了一夜火车,凌晨3时赶到余姚,心急中竟忘了此时还是半夜,他按名片上的号码拨通了任祖伊的电话,睡梦中被叫醒的任祖伊没有一丝埋怨,而是摸黑赶到火车站,把他接到诊所,解剖了病死鸭,开出了药方,还把他送上了回金华的火车。“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名片,而是‘救命片’啊!”施卫国感动地说。为了方便农民上门,任祖伊坚持将房子买在一楼。无论那一双双长期踏在田间地头、鸡棚鸭舍里的鞋子多么泥泞脏乱,任祖伊都坚持不让农民脱鞋。任祖伊的妻子周玉凤回忆说:“有时候老任下班刚回到家,养殖户就带着病鸡死鸭找上门来。老任总让我安排他们吃饭,自己却忙着去解剖病鸡死鸭了。等养殖户吃完饭,老任已开好了药方。”看完禽病后,任祖伊总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养禽户,这手机号被养禽户称为“我们的120”。在任祖伊的带领下,禽防所坚持将“为民服务”作为立足之本。天天开门服务,24小时轮班,保证农民随到随看病。还为农民提供了省钱的“六大免费”:电话问诊免费,看病免费,处方免费,养殖户借用所内电话打长途免费,碰上农民买了药不方便搬运、或是不认识路,禽防所还免费将农民送到车站码头。可以说,在禽防所看病,除了配药,养殖户不用花一分钱。

  做一辈子‘牛’,是他最大的心愿。

  任祖伊的办公室挂着一幅“九牛图”,画旁有他自题的一幅字:“爱牛学牛为民之牛,为农助农服务于农。”多年来,任祖伊出门时总带着三件“宝”:一辆助动车、一本记事本和一个装现金的钱包。助动车是为下乡方便,现金以备农民防治禽病之急需,记事本则记满了养禽户的电话号码以及防治案例。当人们赞扬他为农民服务,老黄牛般竭尽心力时,他说:“牛是农民的宝贝,我要是能成为农民的宝贝,就心满意足!”任祖伊很好地践行了这一句话。在梁弄镇贺溪村章士达家人看来,“任老师是我们家的恩人。”章士达是烈士家属,家中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子女。20多年前,他通过养殖土鸡认识了任祖伊。那时候,除了村里的一间破土房,他几乎一无所有。2007年,生活并不宽裕的章士达一家出了车祸,被送入余姚人民医院进行急救。“当时,除了任老师,我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说起此事,章士达有些哽咽。正在宁波开会的任祖伊得知消息后,马上赶回余姚,不仅帮忙联系医生,还先后为他们垫付了1万多元的医药费。这两年来,章士达一家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他对任祖伊的善心一直念念不忘,他们家墙上挂满了任祖伊的照片。     

  “任祖伊三赴大岚捐款、帮农户卖鸡”。这是大岚镇许多养殖户至今仍在传颂的一个动人故事。1996年冬季,任祖伊踏雪来到大岚,将当年余姚市政府奖励给他的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3000元,上门送给了老区6个贫困户;2006年春节前夕,大岚镇有五六万只肉鸡发生了“卖鸡难”,任祖伊一边与电视台记者深入各个鸡场调查走访,一边呼吁动员全市社会各界积极关注,为养鸡户排忧解难,使这批鸡最终全部卖掉;2009年,为表示对老区人民的感恩之情,任祖伊特地拿出1万元,委托大岚镇党委向20位生活困难党员每人发放500元。近年来,仅以他个人名义资助农民,就已有15万余元。四明山区是任祖伊经常去扶贫济困的重点区域。除了经济支持,他还经常鼓励农户通过养殖家禽来脱贫致富。每年,他都要上山教授山区农民养殖和防止禽病的方法。“送钱不如送知识,我跟一些养殖企业的老总关系不错,就动员他们主动提供禽苗给农户,养大后统一收购,这样农民的积极性就高了。”任祖伊说。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只有发挥团队作用,才能形成强大合力。

  余姚市禽畜病防治研究所只有27名员工,但名震长三角一带的农村。世界禽病学会美国禽病学会副会长凯利斯博士来所察看后惊叹“了不起!”农业部兽医局副局长张弘调研后评价:“研究所的设备和技术在全国数一数二。” 禽防所接收的大量病源信息成为全国禽畜病的重要资料和风向标,国家特在此设立了测报站。一个县级市的小小禽防所,之所以会得到这样高的评价,正源于任祖伊言传身教精心打造了一支团队。    

  2007年7月,张炜阳从金华农校畜牧兽医专业毕业后慕名来到禽防所工作,第一次为一头怀孕的母羊做剖腹产手术时,打开羊肚后却束手无策了,任祖伊马上手把手指点他。“通过任老师耐心的传、帮、带,我们学到了大学学不到的知识和本领。”张炜阳说。如今,小张已是所里的骨干,一些疑难杂症能手到病除。民营科技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人才队伍,任祖伊始终把团队建设当作抢占发展制高点的关键环节,舍得花大本钱、大力气,员工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到了所里就是一家人,都有进修、深造和进步的机会。除了提供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外,他还为员工创造了良好的上升空间,副所长刘鸿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科研成果,却因为学历不高评不上高级职称,所里唯真才实学是举,破格聘请他为高级畜牧兽医师,工资、福利等待遇全部到位。“这在其他单位里是想都不敢想的。”刘鸿说。因为工作出色,有关部门曾经考虑让任祖伊去政府部门工作,他婉言谢绝了:“农民还需要我,我的接班人还没培养出来呢!”让禽畜病防治事业后继有人,是76岁的任祖伊最牵挂的事。令人欣慰的是,禽防所27名职工中,有24名是骨干,其中世界禽病学会会员5人,具高级职称科研人员5人,专业技术人员19人,中共党员18人,科技人员占80%。陆新浩、刘鸿、朱梦代等一批中青年骨干都已拥有高级职称,在全国畜牧兽医界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这也是一家县级民营科技企业能够走出长三角、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奥秘”所在。今年上半年,任祖伊还收到了一名小校友的手机“长信”。这位名叫周健的年轻人,是任祖伊母校畜牧兽医专业应届毕业生,他很早就被任祖伊的事迹和精神所感动,“恳求任老师给我一个实习的机会,回去为农民排忧解难!”如今,周健终于满足了夙愿,他说:“我一定要像任老师那样心中时时想着农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爱着这份为农的事业,任祖伊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